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艺术 影音 影视
  • 正文内容

赵丽颖和关晓彤都无法避开的电视剧市场泡沫

阅读:118 次 作者: 来源:传媒大眼 发布日期:2018-09-30 11:44:25
基本介绍:

  入秋十月,眼看各大卫视的招商季已经来临,各卫视平台2019年储备大剧渐次亮相,但是令人担忧的是,前几年拍的那么多剧都还无处播放,结果旧的不去,新的又来,又有上万集电视剧生产出来,猛虎一般扑向了市场。

  2018年的中国电影票房很是不错,但是对于电视剧来说, 今年却是一个“灾年”。

  今年所有卫视无一例外都非常凄惨,整个大盘尽皆冷清。不仅二三线卫视状况不佳,就连龙头老大一线卫视也惨遭打击,整个暑期档就没有一部收视高于预期的剧集。

  如果我们打开最近的电视荧屏,会赫然发现一些广受热捧的剧集大热倒灶——《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悲伤》平均收视只有0.61,《橙红年代》0.2-0.4,《斗破苍穹》0.6,《天坑鹰猎》0.16……可谓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今年爆红的《延禧攻略》、《镇魂》其实都是网剧;台播剧收视低迷的背后,隐藏着更大隐忧与泡沫。

  看似正在播出的电视剧收视低迷,但其实有更多的电视剧积压在各大电视台无法播出,有的甚至已经沉沦超过6年之久。

  据新京报统计,国产电视剧看似高产,一年有15000集左右,但每年最多也就只能播出8000集左右。入秋十月,眼看各大卫视的招商季已经来临,各卫视平台2019年储备大剧渐次亮相,但是令人担忧的是,前几年拍的那么多剧都还无处播放,结果旧的不去,新的又来,又有上万集电视剧生产出来,猛虎一般扑向了市场。

  看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一些电视剧是不是单纯为拍而拍,究竟这样的产能过剩是谁造成的?背后究竟有哪些深层原因?

  明星担纲无济于事,

  赵丽颖,关晓彤全都“凉凉

  剧集积压似乎已经成一种普遍现象,与出品方无关,与明星无关,甚至与剧集质量也没太大关系。

  唐嫣主演的《格子间女人》据报道已经积压超过6年,关晓彤和秦俊杰4年前拍摄的《神风刀》也是迟迟不见上映,佟丽娅、杨烁合作的《爱无痕》,王丽坤、罗晋的《封神》,刘涛、马天宇的《逃婚记》,刘诗诗、佟大为的《如果可以这样爱》,严屹宽、秦岚合作的《万水千山总是情》等等众多流量小鲜肉的剧都没播出。

  据媒体统计,出品后积压期超过两年的电视剧还包括:潘粤明和陈键锋主演的《儒林外史之啼笑书香》、段奕宏和戚薇主演的《谋圣鬼谷子》、姚笛和乔振宇主演的《蔓蔓青萝》、王龙华和张一山主演的《重耳传》、高云翔和李曼主演的《惊天岳雷》、翟天临和江铠同主演的《欢乐无双》、唐嫣和吴卓羲主演的《格子间女人》、高云翔和李曼主演的《不婚》、张铎和隋俊波主演的《暗刃》等等。

  不要惊讶,这样的名单还可以拉出很长。据统计,累计到今年像上述这样由明星担纲的剧集惨遭质押的有超过百部,一年几千集的压舱作品纯属“正常情况”。

  从上述整理的资料来看,不少作品都是已经杀青但未能定档上线,不乏唐嫣、关晓彤、唐嫣、马天宇等一线明星主演。其中,被积压得最久的当属唐嫣的《格子间女人》,2012年拍完的剧,愣是到了2018年底还是无法播出。

  观众应该还记得胡歌的《猎场》在2015年杀青,等到了2017年才上线,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令人感叹电视剧市场不为人知的一面。剧集上映后都被吐槽跟不上节奏,画面服饰都太老,如果不是因为有胡歌的压阵,恐怕难以激起一丝一毫风吹草动。

  众所周知,现在是台网双渠道,流行的风向日新月异,观众的口味变化万千,这么多年前拍完的电视剧,画质、服饰、人的生活习惯等等早就今非昔比——积压这么久之后的剧集就算真的能上,收视率肯定也会非常低迷。

  电视台预计收视率会低迷,所以选择继续积压不播,另一方面剧集每多积压半年,就无形中越发提升了收视风险——如此这般,就陷入了恶性循环中,泡沫就积累地越来越大。

  剧集积压背后的深层原因

  问题来了,这样的泡沫究竟是如何积压起来的呢?

  如果你最近打开视频网站,会发现18年开始网站播出的剧集数量激增。虽然常常挂着“网络独播”的名号,但熟悉的剧名还是让人不难发现,那些以前说好了要在卫视播出的电视剧,纷纷转移了阵地,变身“网剧”面世。

  这背后透露的就是一个电视剧市场最根本的痼疾——产能过剩。

  近些年来,我国的电视剧生产量以每年翻倍的势头在增加,从原来每年的几千集迅速翻到了上万集,按照这样的趋势,有人估计电视剧的总产量在2020年有望突破20000集之多,但是产能过剩的问题也随之凸显出来。

  有统计显示,目前我国国产剧年产量已经超过15000集,但其中能够播出的则只有9000集左右,积压剧在整体国产剧产量中占比几乎超过三分之一。为主打台播而制作的电视剧得不到电视台的宠爱,这让出品方要么就是选择排队等待,经年累月,要么就是抓住网播的机会,将自己原来为电视台准备的剧集搬到网上。

  除了产能高外,政策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限古令、题材敏感低俗及主演涉负面新闻等因素,都会导致作品无法上映。

  在众多积压的剧集中,古装剧积压数量尤其多,原因颇为耐人寻味。一是因为古装剧份额有限,一家卫视一年能够容纳的古装剧不超过两部;二是某些神话改编题材剧和涉及历史人物的剧,不适合播出;三是因为主演牵涉负面新闻,导致其主演剧目无法上星播出。而都市情感剧的积压,则是因为题材同质化严重,作品质量不达标,使得作品无人问津。

  国产电视剧库存严重早些年已有苗头,只是今年表现得更为严重。究其原因,表面上是因为政策调整导致台播的市场压力猛增,比如广电政策要求卫视黄金档播出的古装剧不得超过全年剧集的15%。但是,我们细细梳理不难发现,这些积压的电视剧,要么是选题不当不符合台播要求,要么是成品质量无法让电视台满意。

  另外,不可否认的是,电视剧集产量增多后也带来了日益严峻的竞争关系。在电视台采取“一剧两星”政策之后,优质剧集的播映权竞争越发激烈,从而导致优质剧集版权价格上涨。因此一线卫视之间就要卯足了劲购买版权购,竞争激烈,而二三线卫视购剧资金历来就不足,只能转而购买老剧,跟播二轮、三轮。

  从表面来看,电视剧集数越来越长,剧集的数量越来越多,但是能成功上星的剧集数量却在相应减少,每年只有极少数的剧能够实现网台联播。

  据《2018中国电视剧产业报告》显示,“一剧两星”政策使电视台购买电视剧价格上升,从而降低了电视台对影视作品的购买力,导致影视剧作品在电视台终端取得的效益下降,同时电视台播出剧集数量增长,加之播出时段相对固定,而受众无法同时观看多部影视剧作品,导致受众选择网络观看,最终效益向互联网平台转化。

  话说回来,市场上也不是没有“积压剧”上星播出的,包括前文提到的胡歌的《猎场》,但效果大多并不理想,又比如《遇见爱情的利先生》和《美人私房菜》等剧,积压后终得播出,但收视成绩不尽如人意,后者还因收视低迷惨遭“腰斩”。

  网播成了“积压剧”的救命稻草?

  行业内人士都知道,在影视剧的版权采买市场中,有一条不成文的鄙视链,“能台播的要比网播的好,纯网自制要比转网播的好,能做到台网联动的一线剧集是少之又少。”

  根据目前的市场价格,传统一线大剧台网连播的价格,以两家电视台和一个网站组成的三方买家来估算,单集售价至少可以达到300万元一集;但如果网络独播,售价可能只有网站的150万元一集。

  但是对于积压剧来说,有平台愿意买剧,总归是能收回成本,总好过无法播出、彻底赔本。有一些积压剧通过网播重见天日,比如辗转多家卫视的《如懿传》总算花落腾讯视频,辛芷蕾、付辛博主演的都市情感剧《幸福巧克力》时隔两年登陆芒果tv,孙怡、韩东君主演的年代情感剧《人生若如初相见》也在今年登陆腾讯视频。

  作为积压剧的“应急通道”,视频网站今年虽然确实采买了不少台转网剧,但也未必乐意一直要当“冤大头”和“接盘侠”。根据现有的数据来看,有些电视剧在转网播出后的流量并不理想,直接导致视频网站方面也开始考虑未来要减少类似剧集的采购。

  有些积压剧在创作之初就不是为网站量身定制,并且类型、题材和制作方式也趋于雷同,一些剧集本身就不符合网站气质。从未来趋势来看,视频网站也会和电视台一样,购剧时加强筛选,而且会倾向于做更多的自制剧。

  有些视频网站在买剧时,还会和剧方签订协议,要求该剧确定会在某台播出,才能给出相应的版权价格。一旦未能实现台播,网络购剧的价格可能还要下调。电视台能够播出的剧集,不仅有质量保证,也等于给网站打了免费的广告,只要经过台播,网站的播放量会有量级上的增长。

  因为无法台播而转网,短期内也许是部分积压剧的“疏通管道”,但随着市场筛选标准进一步强化,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也会失效。

  由此看来,泡沫的积累,暂时并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对于大量的电视台积压剧来说,大部分都将面对残酷的“无人问津”的结局。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