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故事
  • 正文内容

我与陈瑞老师的文学缘

阅读:973 次 作者: 来源:文学汇 发布日期:2018-05-13 09:25:19
基本介绍:

  在阶梯教室听诗人陈瑞讲座作家坐在讲台上我坐在讲台下讲台上和讲台下同在一个空间作家和我同在一个水平作家的话汇成了海我的故事构成了海的神话(88年写于大学某夜 又名作家梦)上面这首诗是88届我在晋中师专(现在改成师院)上大学时,在一次文学讲座上的感受,这首诗原来又叫《作家梦》,我们学校文学社在那次讲座后,举办了一次本校大学生诗歌征文竞赛活动,幸运的是我的这首诗获奖,本来学校文学社要有举办一次文学颁奖典礼,但由于那年的国家事件而终止,因此文学社最后给我奖了一本当时很热的名家朦胧诗集(只可惜这本书现在不知哪了),就草草收场。只记得那次讲座活动,我们学校的文学社很重视,这个文学社好像叫白杨文学社,有一批写诗的大三学生,经常组织我们低年级搞一些文学社团活动。(陈老师回忆说杨丕梁老师是当时的文学会会长)。在教学楼的侧面贴的满满的杨丕梁、温向明、苗琰等等大学生的现代诗,吸引我们这些文学愤青去观看,那时的文学氛围非常浓郁,我们学校文学社团经常举办这种文学讲座活动,这次是专讲诗歌的,所以请到了我省着名诗人。

  讲座地点是我们校的一个阶梯教室,去的人不少,只记得我们等了很长时间,然后一个作家才出现。那个时代是特别崇拜文人的,我们这些文学爱好者对着名作家更是这样。省内这样知名作家的出现,吸引了我们大学众多文学爱好者的夹道欢迎,我们把讲座者迎到阶梯教室,像众星拱月,场面气氛特别热烈。这个讲座的老师就是风度翩翩的陈瑞老师。开讲后,至始至终教室内鸦雀无声,都在全神惯注的积极的记着笔记,笔底的飒飒声间歇,抬头是一张张渴望的眼神。很幸运那时我的所有东西连同记忆都丢失了,但唯独没有丢掉这个笔记本和记录讲座情境的《岸》这首诗。这篇听陈瑞老师讲座的笔记犹在,笔记本显示出了那个时代特殊的浓浓的气息和记忆。

  阶梯教室内,陈瑞老师的讲座很有激情,我深深的沉浸在里面……那时我对文学的爱是疯狂的,学校文学小报上有我散文式的对中文系女才子温睿弘小说的评论,这篇小说和评论在校内文学圈传阅的很疯狂,我也成了当时校内小圈子的文学名人。可惜这个小报没留下来,小说与评论更是不知所终。当时我是政史系学生,有人奇怪问我为什么不上中文系,我当时完全是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高三报志愿时想法很简单:一个写作者必须有思想,上政史系学哲学就是我的初衷。学校当时规定上午上课,下午自由,所以师专的学习气氛是自由的,我每天泡在学校图书馆里手不释卷,为此我与馆长建立了深刻的友谊,不知现在他老人家近况如何。当时还在图书馆认识了我的下届中文系常常读书的太谷才女薛亚楼,与她切磋读书体会的一幕幕至今都记忆犹新。讲座是在夜间进行的,阶梯教室当时还是荧光灯,让我们更能沉浸在那别开生面的诗歌讲座中。陈瑞老师的讲座内容是对当时诗界概括的论述和写诗的一些技巧,我对这些知识非常着迷,对我来说,想当一个作家的梦想,使我对作家诗人是非常崇拜的,但他是名星我只能远远的望着,追寻他精神的轨迹。阶梯教室的设计很有趣,我坐在后面就和前面的讲台在同一水平,听讲的当时就蓦然感觉:陈瑞老师的话,汇成了一条浩浩荡荡的江流,横亘在我们面,让我们去击楫中流。我一渡就渡了二十六年,到现在还是只有写作之名没有作家之身的文学爱好者。世事茫茫,陈瑞老师给我的这场梦让我做的时间好长,当然我也将一直做下去。二十多年来,我在工作岗位上我兢兢业业,教出了多少莘莘学子,让许多学生实现了自己的升学梦,我的梦却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作的断断续续的,今年后半年工作调动才有了一些闲空,才正式写了一些东西,也不知道能不能过陈瑞老师的佛眼。前一段时间认识了灵石作家俊才文友,他把我拉入晋中诗协群,我也感觉诚惶诚恐,因为里面有我敬佩的姚宏伟老师杨丕梁老师和更多的晋中写作名宿,我也不敢在群里多言。有一次,我转了和顺美食名家祁峰林老师的系列小说《狗蛋》.《又一年》,这次我与和顺作协主席赵世明发起的山西诗人写《又一年》现代诗活动,我又提倡他写《又一年》小说的,所以转到诗协群里时多鼓励之词。那天发后,群里忽然有一人冷不丁的反驳:这样的写法毫无新意,我当时想:谁有这么大的气势!一定是个重量级的人。后来我注意有人称陈老师,我就想是不是大名鼎鼎的晋中诗协会长陈瑞老师,后来问了宗永兵文友才印证了这点。就这时我仍然没有把这时的陈老师与我学生时代崇拜的陈老师联系起来,后来我打招呼之中感觉陈老师文质彬彬,我主动招呼中,老师也很亲近。天如我愿,可能是上天专门给我们师生搭建一个相逢见面的舞台吧,昨晚群里只有陈瑞老师刚发的信息,平时群里晚上很热闹的,我应景发了对陈老师信息的感受,不料老师正好还在,他的亲切的“恩荣好!”招呼,一下把我的思维与遥远的记忆电击了一下,此陈老师难道就是彼陈老师?我试探着问询着陈老师,通过短时间的聊后,果不其然,我们非常激动……后来群里人多起来,我的心中却只有陈老师和那段美好记忆了。不知道陈老师现在长什么样,还是当年的学者型风度翩翩吧,但一定是更加沧桑的睿智的陈老师了。那首诗和那个笔记本为什么一直留着,二十六年了,可能就是等我与老师的见面吧。万物之缘皆有定时,陈老师总是在我对文学的追求非常热烈的时候准时出现,好像专门等着我一样,可能他就是我的那个涛涛江水的文学之岸的指路明灯吧。有机会一定去见见陈老师!

  早晨我见陈老师在微信发的一首诗,可能是为这次感动而即兴作的吧:“二十年前青春梦,至今仍然是痴情。愿为苍生燃蜡烛,点点滴滴送光明”。陈老师在晋中在山西乃至在全国,一辈子都在播种他的文学梦,在为祖国的文学事业殚心积虑,对于老师的期望我担心我有没有足够的能力把文学的火种传递下去,但这首诗却成了我的动力,当然象我这样的对老师感动的文学人也不只我一个吧,我真诚的祝福陈老师健康快乐!祝福他繁茂的文学树永葆青春!


标签:文学,老师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